【安雷】我们不要相爱(十一)

没妈孩子像块宝🥚:

※娱乐圈,私设多,欧欧西。






Chapter 11.






  安迷修是个恋爱绝缘体,恋爱履历就是张白纸。




  明明长着一张帅哥的脸,又有一副好身材,却总是和恋爱扯不上边,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修习文学时,学院里有几个女孩子暗恋过他一段时间。但实际接触后,就彻底没了想和他交往的想法。




  残念帅哥安迷修的名号也是那几个女孩子想出来的。




  “怎么说呢,就像是电波无法对接的感觉?”




  “安迷修是真的很帅啦,就是总觉得跟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嘛,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吧。”




  她们这么形容安迷修。




  所以安迷修这么二十七年的人生都是单身,去年追求他的责任编辑艾比时也失败了,对方拒绝后还把他按在家里写稿子。




  安迷修虽然是个写文字的人,但他的文字里从未出现过爱情。也许也是因为他自己没有体验过爱情的滋味才无法写出来像样的爱情作品吧。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




  单身二十七年的安迷修好歹是个男人,就算没谈过恋爱也知道什么是悸动,他初见艾比时有那种悸动,看到舞台上唱歌的雷狮也有那种悸动。




  这种感觉的东西,跟性别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虽然安迷修本质上还是个直到不行的直男。








  雷狮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这是安迷修对雷狮的第一印象。




  雷狮长得很漂亮,嗯……形容男人用漂亮这个词好像有些奇怪,不过雷狮的五官的确非常精致。还有睫毛,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安迷修就对雷狮的睫毛印象深刻了。




  雷狮的睫毛很长,眨眼的时候就像是忽闪忽闪的羽扇一样。




  演唱会现场的舞台灯光是白色的,从正上方打在雷狮身上。雷狮的一只手把玩了一会儿立式话筒,调整了话筒的位置之后,又低头检查了一下电吉他。




  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眼神扫过观众席黑压压的人群,又闭上了眼睛。




  安迷修还在疑惑他为什么闭眼了那么长时间时,雷狮就已经睁开了眼睛。紫色的眼瞳里映衬着那么单单一个人的影子。




  雷狮在看他——又或许是在看他身边的哪个人,但不知为何,安迷修当时千万分真心地希望雷狮是在看自己。




  安迷修的视线就没有从雷狮身上移开过,视线对上的一瞬间,雷狮唇角动了动。他笑得有些邪气,配上海盗团惯例的烟熏妆,看起来像个夜晚出没的鬼魅一样。




  夺人心魄。




  雷狮要是真是鬼魅,一定是个偷劫人心的鬼魅。




  安迷修这么想着的时候,雷狮已经就着话筒开始唱起他们的新曲了。


  






  如果说这是恋爱的话,那他可能已经爱上雷狮了。盯着他的眼睛唱歌的雷狮很有魅力,他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想要亲吻对方的奇妙冲动。




  安迷修第一次被这种冲动所击垮,有些不知所措。


  






  他和雷狮本来就是萍水相逢,应该也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了,再说了,男人追求男人这种事情,怎么想怎么不对,安迷修又没有类似的经验,心里倒是想得挺开的。反正他们估计也不会再见面了,现在一时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算过分吧?




  安迷修当然是没有想到雷狮会在Live结束之后单独找他的,他们从后台的准备室里出来,开车去了一个安静的酒馆。




  雷狮和酒馆的老板似乎是熟人。酒馆的老板是个叫凯莉的黑长直女孩,她和雷狮还斗了几句嘴。他们开了瓶红酒,雷狮给安迷修倒了一杯,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一模一样的量。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雷狮倒完了红酒,对安迷修说道。




  雷狮的请求,老实说,有点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了。假扮男友这种事情,他一个毫无恋爱经验的人怎么可能做得来啊?




  不过还没等他斟酌完语句来回绝雷狮,雷狮已经醉倒趴在酒馆的桌子上了。安迷修吓了一大跳,看了看柜台里坐着观察他们动向的凯莉。




  “他就是喜欢喝酒但酒量差的那类人啦……不过我这里没有可以供他睡觉的地方,只能麻烦先生你带他回去咯~”凯莉笑眯眯地对安迷修说着,指了指醉倒的雷狮。






  


  安迷修想要拒绝雷狮的请求,原因主要是他觉得自己胜任不了,他一没有恋爱经验二也不会演戏,要假扮雷狮的家属出现在他人的婚礼场合,光是想想他就一个头两个大了。




  可那一分悸动却让他没办法直接拒绝。




  再之后,就是他拖着雷狮进出租车的时候被偷拍到,网络上疯传绯闻消息,他没想到雷狮原来一早就没有隐瞒自己的性向——他们搞摇滚的,没像流行歌手那么多规矩,更随心所欲一点。况且雷狮本来就不在意这些东西,早期有杂志采访时问道他的理想型时,他就公开过了。




  雷狮起床时问他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




  安迷修撒了谎:其实雷狮说了一夜的梦话,喃喃自语着什么,有丹尼尔的名字,也有他的名字,最后也不知道是在说什么了,话音夹在酒嗝里面,听着让人怪心疼的。






  


  “我喜欢男人的。”雷狮从酒店的床上爬下来,赤足走到安迷修的身边,轻飘飘地陈述着。




  嗯……嗯?安迷修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了,所以雷狮意图让他假扮家属,是要让他假扮雷狮的男友啊?




  “这么说,你让我帮忙的事情也是因为……?”




  “对。”




  “你只能答应我了!”




  他笑得一脸狡黠的样子实在是很好看,安迷修突然不想拒绝雷狮了。大概是真的鬼迷心窍吧,他硬着头皮答应了雷狮的请求。




  他之前说什么来着……他以为他们不会再次见面了?看来这个真的是个flag啊。






  


  真正出乎安迷修意料的,大概就是雷狮主动向他提出要不要交往的问题吧。




  明明周遭都是一片黑暗的背景,海浪和汽车引擎声几乎要盖过雷狮说话的声音,他一个人站在路灯下,像个小太阳一样,把安迷修的所有注意力都夺去了。




  然后安迷修获得了来自雷狮的一个吻。




  安迷修看着面前的雷狮,他眼睛里拥有一片紫色的星辰大海,璀璨地像是要把他吸入漩涡中去。




  安迷修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他在那一瞬间突然明白了之前的悸动是源于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大约就是别人说的爱情吧。




  “你想不想试试看,和男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雷狮说。




  明明是问句,却又不容他拒绝。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任性的人。




  他又怎么偏偏爱上了这个任性的人。




  “好啊。”安迷修笑了。




  白纸上有了颜色。








TBC






谢谢微博上某位太太给我上一章配的BGM,很好听哦,谢谢呢。





评论
热度(838)

© 黑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