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口

我好喜欢这种病娇的[好喜欢
感觉全身心都在颤抖[看病娇文容易引发不可描述的念头

十八烊太:

病娇凯×金主千


内含轻微x18及轻微血腥场景,慎


千粉点梗,一发完




来和我大声念三遍:


脚踏实地谋发展,切勿上升心中念




点梗就是在坑自己!病娇太难写了!崩溃!




裂口





>>1


王俊凯侧着身子靠在沙发上。


 


绵绸的裤子,一条裤腿的松紧坏掉了,被王俊凯踩着,遮了半只脚,另一条裤腿全都堆在膝盖下面,勒出一条不轻不重的红痕。


 


挂着耳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易烊回来,换好衣服,在王俊凯旁边坐下,抬起手把王俊凯的裤腿放下,包裹住他腿上的伤口。


 


王俊凯没抬头,把播放器音量调大了两个格。


 


易烊把王俊凯的耳机摘下来,轰隆隆的响声震着塑料外壳。


 


王俊凯回过神,视线和易烊在空中碰在一起。易烊隔着王俊凯绵绸的布料,柔柔的捏着他小腿,帮他疏解疼痛。


 


“今天疼的厉害吗。”易烊往王俊凯跟前靠近了一些。


 


王俊凯摇摇头,不想说话,拉过易烊的手,想把耳机又塞进耳朵。


 


易烊压下他的手,拿过桌上的杯子和塑料盒,递给王俊凯。


 


“吃药。”


 


王俊凯打开塑料盒,把镇定的那两颗药挑出去丢在地毯上。把剩下的一股脑塞进嘴里,牙齿磕在药粒上,用力的咀嚼,苦味迷散在嘴里,握着水杯仰头,喉结滚动咽了下去。


 


药物的残渣留在口腔里。从舌苔到上颌,全都是生涩的苦。


 


杯子还给易烊,抓过耳机塞了回去,世界又回归到隆隆的吵闹中,安静了不少。


 


易烊拿过药膏,在手里捂热,把王俊凯的裤腿提到膝盖,附上王俊凯小腿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来回按压着。


 


涂完药膏,他把王俊凯的小腿又盖好,起身拿起另一盒药膏,在指尖涂好,微微的抬起手。


 


王俊凯闭着眼睛动也不动,不躲闪,却也不靠近。


 


易烊叹了口气,还是站起来,跪在地毯上,靠着沙发,一只手握着王俊凯的手,一只手沾着药膏,抹在王俊凯的嘴角。


 


从嘴角开始,往脸颊上移过去,也不敢用力,薄薄的涂了一层。蜿蜒的凸起蹭着易烊的指尖,狰狞的疤痕突兀的停在脸颊正中间。


 


王俊凯的眉头突然一皱。


 


易烊立马停了手,握着王俊凯的手用了劲,“弄疼你了?”


 


王俊凯还是不说话,紧着眉头往沙发背那边躲。


 


易烊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手,正打算起身,想把握着王俊凯的手松开,却被王俊凯一把抓住。


 


易烊俯身顺着王俊凯的头发,低声哄着他:


 


“我去把家里收拾一下,不然你再不小心踩到。”


 


王俊凯手顿了顿,最后还是松开了手。


 


易烊在他额头亲了一下,朝他笑笑:


 


“今天马思远找我了,说想来看看你,你想见他和他说说话吗?”


 


王俊凯摇摇头。


 


“好,那我让他再等等。”易烊从王俊凯手里拿过播放器,调小了两个格儿。


 


“别开太大。对耳朵不好。”


 


>>2


易烊去收拾被王俊凯砸的一包糟的屋子,王俊凯把声音调回原来的音量,一遍放完,他睁开眼睛,易烊背对着他,捡着地上的玻璃碎片,袖子挽到了胳膊肘,左手无名指的指环银光闪闪。


 


王俊凯摸到自己手上同样的那个,取了耳机,光着脚下地,走到易烊跟前,蹲下。


 


易烊转过头看他,想问他怎么了,抓碎片的手没注意,拉了一条很长的口子。


 


王俊凯握着易烊的手腕,拽到跟前,血液流的很慢,顺着掌纹蜿蜒到王俊凯的指节,暗红一片。


 


易烊笑着歪头,摸摸王俊凯的脸颊安慰他。


 


王俊凯视线胶着在交缠在他们之间的红,试探的张开嘴,喉咙震动着想要发出一点声音。


 


料想之中被漫天覆地的疼痛感扼住。


 


王俊凯不敢再发出声音,痛感却仍旧在撕扯他。难以承受,无处发泄,压着他的脊椎往地上摁。


 


他紧紧攥着易烊的手腕,控制不住的抖着。太疼了,却不敢再叫一声,急于找一个发泄口。


 


易烊流着血的手被狠狠的撞在王俊凯嘴角的伤痕上,一下又一下,从下到上,血染了满脸,像是好不容易长好的伤口,翻开嫩红的血肉,寸寸裂开。


 


王俊凯不敢张嘴,小口地抽气,丝毫堵不住汹涌而下的洪水。


 


眼睛一抬,瞟见了易烊身后的镜子。


 


易烊心里一惊,揽过王俊凯的肩膀就往自己胸口埋,挡住他的视线。


 


王俊凯在他怀里不停的喘着气,上下起伏的身体紧绷着,渗出汗水。


 


易烊顾不上自己都快要不跳了的心脏,安抚着王俊凯的情绪。


 


“别怕,慢慢就好了。”


 


慢慢就好了。


 


易烊说给王俊凯听,也说给自己听。


 


慢慢的你就好了,伤口痊愈了,心也好痊愈。我不知道这个时间到底会有多长,可是多长我都陪你,我都救你。


 


而且我私心的想,想让这个时间更慢一些。我想为你做的事,再久都做不完,我想为你做的事,做再多次都不够。


 


等你愿意上岸了,我们可能也就好了。


 


易烊给王俊凯擦干净脸上的血污,又拿起药膏给他上好药,收拾完所有的碎片,才去收拾自己的伤口。


 


王俊凯站在他旁边,紧紧攥着他的衣角,看着他收拾好自己,然后去厨房给他俩盛饭。


 


王俊凯小口小口地吃着饭,小口小口地喝着汤,安安静静毫无声响。


 


王俊凯小口小口地吻易烊,小口小口地亲他耳垂,试试探探悄无声息。


 


易烊抱着他,和他在黑暗的卧室里纠缠着身体,等他发泄够了,就陪他入睡。


 


王俊凯拽着易烊的胳膊,易烊给他盖好被子,收拾好床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道具,伸手拿过床头的药膏,在王俊凯脸上的伤口涂上厚厚的一层。


 


只要你能好起来,我怎样都无所谓。


 


如果可以让你舒服一点,我怎样都甘之如饴。


 


>>3


王俊凯还是说不了话。


 


从喉咙发出两声嘶哑的喘气已是勉强。咳咳的声响像一头受伤哀鸣的小兽。只要他有一点想要说话的念头,挣扎着发出声音,声带就会像被撕裂一样的摧残着他的神经。


 


浑身上下都巨痛着,脸颊烧着疼,冰凉的剪刀挨在皮肤上,泛着寒光,一寸,一寸,刀口合起,打开,滋的声响,伤口又重新被剪开,嘣的一声,刀尖搅着肉。


 


撕心裂肺的尖叫,生理泪水从眼眶落下砸到剪刀上,混着血水,和伤口漏出来的唾液,可怖的染红了他的脸,沿着下颌填满了脖颈上鼓起来的血管,泛着雪白的泡沫。


 


吼叫失了声,像一条半死不活的鱼,脑袋发木。


 


疼痛感放大了无数倍,就再也感受不到了,只剩下本能的张着嘴,窒息的颤抖。


 


无声的崩溃,却更加的震耳欲聋。


 


开口说话的代价太大了,王俊凯受不了。在两次试探的开口后,他只能砸着家里所有能砸的东西,烦躁的发泄身体的疼痛。


 


连干呕都不敢,小口吃饭,不说话,怕自己再也开不了口,怕嘴巴的伤口裂开再也好不了。


 


易烊每天都往药盒里掺两粒镇定的,王俊凯一眼就看出来,这种药他之前做艺人的时候就常吃,白色颗粒,上面几个字母的凹陷。


 


易烊第二次给他的药也被他发现了。药粒上被磨损的痕迹太明显了,他是身体有外伤,但易烊当他的脑子也傻了吗。


 


王俊凯是受不了振聋发聩的痛苦,受不了心里的折磨,于是也就放弃开口了。


 


可是他会故意的出声,让自己变得烦躁起来,砸东西,然后当着易烊的面儿故意的扔掉药。


 


再故意出声,在易烊面前,把自己的痛苦完全暴露在易烊面前。


 


易烊收拾残渣的身影,易烊抚摸他头发的手,易烊难过又克制的表情,才能让他偶尔感受到,易烊的在乎。


 


他喜欢这一瞬间离不开他,会抱着他的易烊。但在这一瞬间结束后,王俊凯又像失忆一样的将所有归零。


 


惩罚谁呢,是惩罚易烊呢还是惩罚他自己。


 


重复的折磨,重复的心慌,和重复的试探。他分不清易烊对他,到底是心有亏欠还是做贼心虚。


 


王俊凯不知道易烊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把他带在身边。


 


王俊凯把易烊的一只手的手腕绑在床头,另一只手与自己食指相扣。无名指的戒指碰在一起发出声响,闪着暗暗的银色的光。


 


身閁下被贯穿,皮肤上是被王俊凯弄出的斑驳痕迹,王俊凯带着自己的手和他嘴角的伤口紧紧贴在一起,往脸颊上滑去。易烊知道王俊凯在想什么,易烊看着王俊凯复杂的眼神,那样浑浊的,他却一看就透彻。


 


搅着爱,恨与痛苦,拖着伤痕累累的残破身躯。


 


王俊凯吻着易烊的指节,牙齿磕上银色的指环,这只手多好看啊,能端酒杯,能陪他打发长夜漫漫,能勾的他情意缱绻。


 


这么好看的手啊,却沾着自己的血水,指节弯曲,拿着冰凉的剪刀,剪开自己的嘴角。


 


多好看啊。


 

真想剁了。



>>4





>>5


阴雨绵绵,王俊凯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易烊还没有回来,他就站在雨里等他。


 


半个小时,易烊的车开进来了,易烊看见他,急得连伞都没有打,停好车就跑过去脱掉外套给他遮雨。


 


王俊凯被易烊牵着手带进浴室换衣服。易烊出去给他拿衣服,王俊凯就拽着易烊的衣角走哪里跟哪里。易烊转身没注意碰到了浴室的玻璃瓶子,地板太滑,王俊凯被他一带光脚没站稳,直直的跪在玻璃渣子上。


 


一手撑着地板,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发不出声儿,只能靠抖动的身体疏解疼痛。


 


易烊抱起他把他放在浴缸里,拿着镊子和酒精给他挑出玻璃片处理他的伤口。王俊凯疼的浑身发抖,依旧死死的捂着嘴。


 


不敢发出声音,也不想,让易烊看见自己轻微挑起的嘴角。


 


你最好伤害我更深一点。从我受伤你没有丢掉我开始,我就知道只要我伤的越厉害,你就越不会丢下我。


 


你现在不也得照顾我吗,我一天好不了,你一天就得陪着我,就算我好了,你也还是离不开我的身体。


 


你伤害我越深,我就越是离不开你,你也越是丢不下我。


 


无所谓,你拿剪刀剪我的嘴也无所谓,我唱不了歌也无所谓。理想哪有你重要,连你给我的痛苦都让我无法自拔,唱歌这种事情,连你一根指头都比不上。


 


自己被莫名其妙的绑走,从头打到脚,蒙着眼睛看不到东西,后来才知道是一个要和易烊结婚的女人来报复自己。


 


女人在自己身上发泄怒气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然后他的嘴巴就被剪了,蒙着眼睛的布被剪开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易烊拿着剪刀蹲在自己面前。


 


他想起那个女人说,易烊不爱自己,易烊讨厌自己。


 


王俊凯不气反笑。


 


可是,那又怎样呢,易烊不想让自己唱歌,不唱歌就好了,易烊不想让自己说话,不说话就好了。你看我一乖,你看我一受伤,易烊不就留下我了吗。


 


可是从他醒来开始,那个要和易烊结婚的女人就再没出现过。易烊还把自己带了回来,陪着自己。然后他发现,如果自己不停的伤害自己,易烊就不会走。


 


自己烦躁,就会控制不住的想要发泄,而易烊根本就离不开自己对他的发泄欲。所以王俊凯丝毫不在乎,不用管那个女人去做什么了,这不正好吗,只要易烊在跟前不就好了。


 


王俊凯才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他只知道怎么能留下易烊,就像是最简单的条件反射,如果他绵延不断的痛苦可以留下易烊,他就不会停止折磨自己。


 


只要易烊可以陪着他,其他的,都不重要。


 


>>6


从王俊凯受伤开始,易烊就发现他慢慢的不对劲了。虽然从前也有,但也许是生病,总感觉加上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开始以为是说不了话的焦躁,易烊给王俊凯吃了安定,王俊凯之前就经常吃,怕王俊凯认出来,他放了两颗磨的很光滑的药粒,又放了两颗随便伪装了一下的,放在比较醒目的位置。王俊凯把那两颗挑出去,吃掉了剩下的。


 


可能王俊凯从前一直吃,安定也没有什么作用。


 


马思远过来跟他聊天,问他王俊凯的情况。易烊摇摇头,与其说马思远担心王俊凯的情况,不如说他更担心易烊。


 


他从前知道易烊面对王俊凯有一种不一样的依赖。有爱情,但是比爱情好像又有点不一样。


 


比如易烊喜欢他家小朋友隐藏起来的气急败坏,喜欢逗弄他的小朋友。因为易烊喜欢小朋友最后发泄在他身上的脾气。


 


马思远上次在办公室跟易烊讲着公事,突然易烊往他身前走了两步。


 


王俊凯来找易烊,易烊早就从玻璃的倒影上看见王俊凯的身影,他拍拍马思远,故意往马思远身前走两步,


 


马思远会意,顺水推舟送小情侣一个人情。尽管他不知道易烊的小朋友要怎么报复他,不过易烊多给发点儿工资也是可以的。


 


马思远故意逗王俊凯,暧昧的角度,多停留两秒的指尖,亲密无间的姿势。和易烊说着话,眼神瞟过站在门口的王俊凯,坏笑着偏过头往易烊耳朵里吹气。


 


“你的小朋友来了啊,这下你要好好哄哄了。”


 


易烊笑着,添油加醋的环着马思远的腰:“你别逗他。”


 


“你还不是喜欢的不得了。”马思远松开他,看王俊凯一秒整理好他的表情和紧绷的身体,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出了办公室。


 


马思远觉得原来可能是他们情侣之间的小情趣,可是越看越不对劲,尤其在王俊凯被他们救出来之后。


 


马思远拿文件给易烊的时候,无意间瞟见易烊敞着的领口下面藏着的伤痕。


 


烟头烫的。


 


马思远试探的问易烊:“小朋友的身体还好吧。”易烊点点头。


 


“小朋友烫的?”易烊还是点点头。


 


易烊好像沉溺在王俊凯这种虐待式的发泄里。马思远开始猜测可能是易烊自觉亏欠没有保护好他,于是格外容忍王俊凯的各种举动。然后马思远发现,其实易烊会故意带给王俊凯一些引导,作用在易烊身上就成为了王俊凯对他病态的依赖和发泄。


 


甚至在发现王俊凯以为是自己剪了他的嘴角的时候,不惜让王俊凯继续误解。给王俊凯暗示,他越是过分,自己就越是离不开他。


 


他喜欢王俊凯病态的依赖。这样就可以缓解自己心里的愧疚,和无处发泄的爱。


 


马思远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互相折磨着搞不好又会闹出什么事儿,小朋友不懂事,易烊也跟小朋友一样,纵容着他。


 


他又去找了易烊,说想去看看小朋友好不好,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7


得到的答案自然是小朋友不想见人,马思远心想你不想见我就不见我了?他挑了一个下午,光明正大的溜班跑去易烊的家里。


 


王俊凯还是靠在沙发上塞着耳机,也丝毫不关心马思远是怎么进来的,看都不看他一眼。


 


马思远笑着蹲下来看他:“你伤口还疼吗。”王俊凯不说话。


 


马思远自顾自的说起来:“从上次那个女人把你绑走,你是不是就没见过她了?”


 


那个女人。


 


王俊凯按播放器的手顿住了,愣愣的抬头看着马思远。


 


王俊凯的脑子里是一大片红,暗红血红混在一起蒙着他的眼睛。


 


王俊凯睁不开眼睛,布条勒着他的眼球,他没有力气跑不了,腿没有被绑但上面全是血痕,新的旧的叠加在一起。抬不起手,只能垂在身侧,脑袋被恶狠狠地推到桌沿。


 


他听见那个无比喜欢易烊的女人对自己说:


 


“你以为易烊肯包养你他就是喜欢你?”


 


“只是看上你干净好艹而已。”


 


“等你不再是小明星了你看看还有谁会理你。”


 


王俊凯有点听不清她讲话,耳朵一直嗡嗡的响,王俊凯无意识的张着嘴,靠着桌沿喘着气。


 


“你的经纪人,你的朋友,你的公关,都不是你的。”


 


马思远顺着王俊凯耳边的碎发,“你当然不知道她去哪了,她当然是死了啊。”王俊凯依旧愣愣的望着马思远。


 


王俊凯浑身痛的连想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一片空白,跪在那个女人面前,冰凉的地板,呼吸一口都带着火辣辣的疼。疼痛越来越剧烈,意识越来越模糊,女人扯着他的头发又一下撞击,彻底断片。


 


意识再出现的时候周身都满布着巨大的恐惧,周围有很多人按着他,有人固定着他的脸,碰上了冰凉的东西。


 


“他早就跟我说过了,想剪了你这张嘴,整天缠着他他都嫌烦了。”


 


“可是我怎么能为他代劳呢,等他自己过来动手不是更好吗。”


 


马思远抚上他的嘴角,伤口蔓延到脸颊,算是毁了这张好看的不行的脸,这得多疼,王俊凯得多爱易烊才受的住这种痛苦。


 


王俊凯脑袋里回旋着那时他毫无用处的反抗和溅满血水的痛苦的声音。


 


慢慢的失去力气,疼痛夺取他的意识,眼前的布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掉,他撑起精神,在清醒的最后一秒,看见易烊的左手全是血握着剪刀看着他。


 


马思远又开口了:


 


“你知道她怎么死的?她是被易烊一枪打死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个女人绑了你剪了你的嘴,易烊拼了命的冲进去都没有赶得上。”


 


马思远永远记得易烊冲进去的时候,看见剪刀黏在王俊凯脸颊上的样子。易烊一枪打死了那个女人,跑到倒在地上快要疼晕的王俊凯身边。


 


满脸满身的血,嘴角一条可怕的大口子,剪刀上沾着肉沫,王俊凯在地上被蒙着眼睛抽搐着身体,易烊都不敢碰他。狠了狠心把剪刀从他脸上取下来,剪开蒙着他眼睛的布条,看着王俊凯快要失去意识的眼睛,易烊绝望的连抱他的力气都没有。


 


这个伤疤留在王俊凯脸上,也永远的留在易烊的心里。从那之后,易烊变了,王俊凯也变了。马思远无计可施,却也不想看易烊落魄至此。


 


马思远扯下王俊凯的耳机,他知道王俊凯的声带没有丝毫的问题,是他自己不敢讲话,想拿这个惩罚他们俩个人。


 


“是你自己害怕。你不敢说话。你怕你好了,易烊又不要你了。”


 


“那个女人真聪明真厉害啊,她不让你说话你就再也不会说话。”


 


“你不要忘了,剪刀剪的是你的嘴,不是你的声带。”


 


“易烊对你那么好,那么爱你,你敢不敢不那么欺负他。”


 


“你好好想想,到底是一直病下去,还是早点好起来。”马思远把耳机扔在王俊凯身上,起身看见了回来的易烊。


 


易烊走过来制止他,“行了马思远,别说了。”


 


他不知道就别让他知道,他误会就让他误会,我陪着他我愿意,他折磨我我也愿意。


 


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不想让他知道。我欠他的还不完,他越过分我越安心。


 


他想怎么样我都陪着他。


 


>>8


易烊躺在床上,带着王俊凯往自己身上贴的时候,他在王俊凯耳边说:“你好不好我都陪着你,都不会走。”


 


王俊凯抚閁摸着他的身体,抚閁摸过被自己烫出来疤痕。


 


“你想好起来就好起来,你要是害怕也没关系。”


 


易烊摸到床头的刀片,拿过来让王俊凯捏着往自己的左手上摁。抬起头吻他:“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要我这只手。”


 


易烊带着王俊凯的手用力一划,血顺着手掌流到手腕,染红了王俊凯的指尖。易烊笑着看着他,突然就用了力:


 


“你喜欢什么就都拿去,我都给你。”


 


王俊凯握住易烊的手,握住沾着血的刀片。他把刀片放回床头,就着血和易烊十指交缠,对戒沾着红色,互相蹭在一起。


 


王俊凯张嘴,试探的想发出声音,撕裂的疼痛依旧传来,却好像没那么难以忍受。他靠着易烊的肩膀缓了缓,冷汗滴在易烊的脖子上。


 


他又抬起头,视线锁在易烊好看的眼眸上。开口,艰难的挤出了头一个字。


 


“你。”


 


易烊怀抱着他,顺着他的头发,亲吻他的耳垂。王俊凯埋在易烊的肩头,眼泪顺着脸颊染湿了易烊的锁骨。


                                      


王俊凯胸膛起伏着,紧紧的握着易烊的手,躲在他的怀抱里。


 


“别走。”


 


不管你是怎样的,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只会有你,我只想有你。我喜欢你伤害我,也喜欢你伤害我之后给我涂抹伤口。我会好起来,我好起来了,你才会好起来。只有我可以治愈你。


 


易烊抱着王俊凯,抚摸他伤痕未愈的光閁裸的脊背。


 


所以我不会走。


 


因为我知道。


 


你也不会。




- THE END -

评论
热度(139)

© 黑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