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k】白发如新(第三视角)

温柔到我想哭
莫名其妙的哭出声
哭成一大团我的妈我明天还要出去
明明有点欢脱的语气淡淡的温馨我却哭成一大团
哭到一大团抱紧自己我的妈根本停不下来

缺氧:

白发如新·上



# 前面有一些虚拟的剧情人物是为了铺垫


如果实在不喜欢可以跳跃阅读


请看到后面(^V^),感谢


本文大部分是以教尹柯画画的老先生的时间进行描述wink二人,
老先生的属性嗯,
大家自行感受欢迎讨论。(年轻时候的健气受(°ー°〃))
本来开始的人设是比较端着的白胡子老学究,
后来想想有艺术细胞的人怎么可以这么一般呢?!!
(我不会告诉你们写着写着就跑偏了什么的)


写完白发如新·上老先生的人设就跑了八百里....


白发如新·上会比较欢脱,以后的待定。


欢迎大家提意见


或者喜欢的梗阿希望剧情走向什么样(☆_☆),


毕竟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什么的。



…………………………………………………………














尹柯的画总是缺少感情
有着淡淡的灵气
只差点生气
至少教他画画的老先生是这么讲的


老先生是当初第一批出国留洋的学生
他画画的很好
年轻时候的画现在还在博物馆里给人供着
但他停笔很久了
也不知道怎么就瞧上自己兴致勃勃的就上赶着来教
老先生总是一个人
一个人在房里画画,收拾花草
在桌边写日记,翻着相册微微的笑


尹柯小时候偷看过
相册里的先生俊朗英挺
哪里像现在的白胡子老头
天天有事没事吹着胡子罚自己画石膏像
这一画没有十来张压根就不带停


照片里先生身边还总是有一个蓝眼睛的外国人
一个叫Mike的男人
他看着先生的眼睛像澄澈湖水温柔安静的淌
原来先生不是一直都一个人
可是现在呢
那个男人去哪儿了


他留先生一个人慢慢的老去
尹柯不喜欢他


他知道,先生喜欢孩子
可是先生没有妻子,没有孩子
先生没有亲人
他只有那个蓝眼睛的男人
可那个男人也不在


先生什么都没有
他只能守着回忆
一笔一划的反反复复画着那个男人
先生说他的记性越来越不好
过去的人和事情他不想忘记
所以他只能一遍一遍的在画里温习
一张一张纸叠的老高就藏在书房里
满满当当的
都是先生无处安放的思念


尹柯不懂
但他也想画出像先生那样的画


后来尹柯认识了邬童
他就跟着来天天闹先生
先生总是被他气的胡子都要翘起来


再后来邬童就住进了他眼睛


眼里颜色多起来,他的画画的才愈发好。
因为他终于亲眼看到那些色彩鲜活起来。


随着邬童的一举一动满满当当的涨满他的心


他明白先生的感情
从看到照片的一刻
从先生总是画着那个人
又或者是他喜欢邬童时候开始


有什么不一样呢。


       
                                                                           


                                                                            来自尹柯的自述












………………………………………………











以下文章皆摘自,林新老先生的日记。








Mike,我今天在社区的青少年宫里看到一个孩子画画。
画的很好,他笔下的河流很安静的淌。
让我想起以前学校旁的那条河。
然后那个孩子就抬头冲着我笑,很温和眼里带着暖意。
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我就笑眯眯的问他愿不愿意和我学画画。
他眨眨眼睛看了看我答应了,
我有预感,他会是个好学生。
……而且他给我的感觉,
和你很像。
















Mike,感谢我的预感一如既往的准。
他叫尹柯,画画很认真,
也不缺少天赋灵气,下笔难得的安静。
但是他好像有点太懂事乖巧了,也许决定跟我回家画画会是他做过最奇怪的决定。
















Mike,我今天带他去了游乐园。
不知道他妈妈会不会后悔,
因为我一些所谓的作品就把尹柯交给我。
但是我决定好好教他。
顺便让他体验一下各种各样的运动游戏。
你说明天带他去打棒球怎么样?


还有,


Mike,我是真的想念你。
















Mike,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有私心。
我太想念了你了,想念到在每个人身上找你的影子。
要不是答应你要一直活到100岁,
我真想去看看达芬奇笔下的地狱是什么样的。
按他们的话来说,
我和你这样的感情是要去地狱的吧。
但是我觉得,
如果可以在地狱看到你的话,
那地狱也算不上地狱啦。















Mike,我最近都有很认真的教尹柯画画哦。
但是我总觉得他画的缺少感情,
表达的情感太多单薄苍白。
平淡的笔触确熨烫人心
但尹柯应该可以画出更棒的画才对。
鼓励他早恋,没准这样他的色彩会更饱满一点。



















Mike,我收回我的话。
尹柯才不是什么乖巧懂事的小孩。
他竟然一个人和好几个比他大的孩子打起来。
这都没什么,
重点是被伤到了他的手还不肯告诉我原因。
Mike,换做你在的时候
我早就揪着这个臭小孩的领子冲着他咆哮了
但是今天我只是让他用左手用一整天描了一张石膏像。
怎么样,我的脾气是不是好了很多。























Mike,我好像错怪我的学生了。
他和那些小孩打架的原因是为了告诉那些讨厌的小孩
我喜欢谁都是没有错的,
他在维护我和你的感情。
我很开心,
因为你不在的时候,
终于又有人愿意保护我。
当然,现在的我根本不需要一个小鬼保护。
不要吃尹柯的醋,他是个好孩子。
而且我知道
你一直在保护我,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Mike!
今天尹柯给了我超级大的惊喜。
他很喜欢棒球,今天他画的棒球场有梦想的味道!!
而且今天家里又多了一个客人。
他叫邬童,
这个讨厌的小孩竟然叫我爷爷?!
难道我真的老了,
说实话其实我并不是很伤心。
老了的话就说明我很快就可以见到你啦。


我才不喜欢邬童天天怂恿尹柯不画画打棒球。
但是难得尹柯有一个这么好的朋友。
勉强让他进门好了。





















Mike,
邬童今天把尹柯拐去玩了还让我给他们打掩护!!!
我很生气,气到胡子都不受控制的翘起来。
但是尹柯很开心的样子
我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我真是个好老师。


邬童简直就是自来熟的蹭吃蹭喝!!


我不计前嫌在厨房很热心的给他们俩煮姜茶
出来就看见邬童他们背对着我
一个蹲着一个坐在凳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邬童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的花
“这花开的真好看。”
邬童摸摸花脑袋
我伺候了大半年才开了一朵
能不好看?
我努力压抑住想上前一巴掌把邬童的爪子拍下的冲动
冷静,邬童还夸这花来着。
“尹柯,能揪朵吗?”
我眼看着邬童一脸无辜的抬头问尹柯
我满怀希望的看着尹柯,
接下来就看尹柯捍卫我亲爱的大花了!
“揪呗。”
我最最亲爱的学生尹柯
就这么眼皮都不抬的答应了邬童无理的请求
一脸的无所谓随手甩着的蔫了的花梗都不带停的
继续有一下没一下轻落落地在邬童身上扫
你这是打他还是替他扫灰阿


我差点没把手上的茶都泼到他们脸上















Mike,今天尹柯在和邬童去打棒球
和在家里画画中选择了画画。
果然,绘画的魅力是不可阻挡的,
这可是你和我最喜欢的东西。


但是邬童也留在我们家里,
他满家的捣乱揪了小小小花的毛!!
尹柯很严肃的代我教育了邬童
但是邬童这个小子怎么就像被顺了毛的猫乐的不行呢
一脸猫样还揪我们小小花的毛
这难道不算同类相残吗??
难道春天猫咪发情?
争偶??
可是我们家没有母猫咪阿


我们家里来来往往最最好看的就是尹柯了


呃,尹柯?













Mike,邬童真吵,闹腾腾的。
他在客厅老是挥着棒球棒,
我真怕他一个不小心棒子就脱手而出
一路乘奔御风飞到八百里外
呼呼呼呼的破风声听的尹柯边画画边忍不住笑
不是温温和和浮在表面的笑
是笑意达眼底满满当当的铺着
像河水悄悄退下浅浅露出底下的圆圆润润的鹅卵石
在水光里若隐若现出半个柔软的肚皮调皮的鼓着
认识邬童以后尹柯笑的愈发真心起来
渐渐有了青春的感觉


我就看着尹柯一笔一笔的在纸上涂抹着色彩
是他很少用的鲜活的色彩
暖的色调混着一贯的淡笔,
尹柯的画栩栩如生着笔触后开始藏了东西
这是个好坏参半的兆头
不惧碾压的鲜活色彩
整个房间都随着它生动起来像春天悄悄的冒进来
软软的地毯上都满着柔柔软软的青草


我正看入神就看见尹柯也放下笔看着门板微微出神
得了,一屋子都是发呆的人
就邬童还和个二百五一样呼哧哧的乱舞个棒子


我努力咳了咳
尹柯回过神冲我温温柔柔的笑笑
一副尊老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又低头开始细细画起来


都是邬童骚扰尹柯!!
我不舍得对我心爱的徒弟发火于是夺门而出
成功迁怒邬童
我一本正经的吼着邬童的名字
告诉他再挥那破棒子我就把他拎出门


我确定我很认真的恐吓着他
但是邬童愣了愣就狂笑起来
一副看不起我老头子的样子
怀疑的眼神毫不掩饰
我改变只是打算发发脾气的主意抡起棍子往他脑门上敲
这个臭小子就满房间的跑,
嘴里嗷嗷的叫着还躲到尹柯后面去。


尹柯就无奈的被迫挡在邬童前面笑眯眯的看着我
让我怎么下的了棍子?!!
气死我了!!
都是邬童!!拐歪了我乖巧的尹柯!













Mike,邬童已经三天没有来我们家了。
尹柯还是很淡定的画画,但是下笔都躁动起来。
看他画的我都想扔笔。
下次邬童来我一定要要揍他一顿。














Mike,我认为邬童可能听到了我和你说要揍他的话。
他今天老老实实的来了也不带棒球器具
难得安安静静的
一双眼睛就跟着尹柯后天跑
尹柯还是一副温温和和笑着的样子
很生气
嗯我觉得尹柯看邬童虽然笑的温柔但是头上蹭蹭冒着烟
最后尹柯和他在房间里吵了一架
吵完,但是你说为什么吵着吵着就和好了呢?











Mike,今天邬童做了蛋糕,勉强算不错。


我一大早起床准备出门打个太极再回家教尹柯笔法
就看见邬童很仔细的筛着面粉
低着头嘴角微微扬着笑手里动作不停
并不是很流畅的操作但是看的出很认真
我也就勉强把给你准备的烤箱借给他用吧
第一次觉得邬童这小子看着还蛮顺眼的
然后我觉看见彭一下碟子落地
邬童一脸淡定的把它扫进垃圾桶


我偷偷摸摸瞧一眼
我觉得我待会回来应该带些碟子


回来我就看着邬童托着下巴坐在尹柯对面
满脸莫名的骄傲看着尹柯一口一口吃着蛋糕
碍眼的我有点后悔上次怎么没把茶泼他脸上


我努力劝说自己他还是个孩子,
嗯孩子,我要保持微笑











Mike,邬童老是摔我们家碟子?!!今天买了第三打碟子。
做蛋糕和摔碟子的频率完全不成正比!!
尹柯还老拉着邬童赶在我发火之前道歉
第二天就买好碟子整整齐齐的码上去。
害得我每天憋着火只好冲着墙壁当喷火龙。


















Mike,我要被邬童气坏了!!
我觉得再这么过几天我就可以马上见到你了。
不是我的错,都是邬童!!
如果有办法的话请到邬童的梦里替我扁他一顿。
看着点下手别太重,
我怕明天他以受到惊吓为借口拉尹柯陪他睡。


虽然我觉得这么热闹下去是我这个年纪承受不住
但是这样的一天
抵过我一个人的好多天


Mike,是不是你派尹柯和邬童来到我身边呢?
Mike,我每次看到他们两个都觉得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和你。


今天是想念你的第七年纪念日。
致我亲爱的Mike















Mike,我的担心没有多余。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揍了邬童,
但是他今天又拉着尹柯嘀嘀咕咕一阵,
成功上了尹柯的床。
怎么办,这个绘画的敌人好像有点难对付。
















Mike,我今天画了一副很好看的画。
尹柯和邬童,背景是你最喜欢的星空。
好吧有时候邬童那张脸入画还是不错的
暂时不把他当做我们绘画的敌人了


一把老骨头还被迫被这两个小子拖去看什么星星。
结果他们俩看的乐呵呵我却一直想到你。
想到晚上睡不着起来画画。
你说邬童这个臭小子会不会喜欢尹柯?
不知道为什么我笔下的他们像是一对。


画里星在夜里浮着光,
像深色的海里睡着的光苏醒起来涌动着。
尹柯和邬童就并肩坐在染上夜色的无边际的草上
尹柯抬着头看天空漫无目的的深远着却淡的色彩
眼里映照着几乎落了地的渺远庞大的星河
邬童侧过头就看着尹柯
我想了很久才画下邬童看尹柯的眼睛
像藏着整个世界的星河


我也第一次意识到
也许邬童没来的那几天
他就在试探着自己看着尹柯的眼睛
然后他就被眼睛里漫漫着渺远而细碎绵延的星河淹没
星河的河水是不同的
干净的青花蓝,厚重的长城灰,纯粹的天白,
又或者如火的中国红,水墨般沉静的黑。
每个人眼里的星河都靠着另一个人流淌。


邬童眼里的尹柯,是有着星光的颜色。


星空真的很好看,夜里沉静像潮水蔓延到整个世界
他喜欢一切感情
包括那些人类所深恶痛疾不被承认的爱
但我们不可能一辈子藏在夜里


我有点担心尹柯和那个臭小子
希望我的担心会是多余的

















Mike,我决定以后不再怼邬童这个臭小孩了。
尹柯今天找了他一整天,
回来的时候全身狼狈着淌着水
哪里还有一点清清楚楚的乖孩子样,
最后尹柯把他带回这里。
邬童红着眼睛用力握着尹柯的手,
像个找不到妈妈的小孩。


我看见尹柯的手被邬童攥的发白
一进门邬童就忍不住躺在地上
没有声音的只是看着天花板沉默的哭着。
尹柯就更用力的回握住他的手
即使骨节已经有些发青
他另一只手覆上邬童的眼睛


尹柯知道
邬童从来不喜欢别人看见自己哭
所以他为邬童撑一片小小的黑色
邬童在这片黑色里可以脆弱着流泪
尹柯用他的手护住邬童仅剩的骄傲


我知道邬童不会忘记覆上他眼的手
尹柯也不会忘记指缝里漫着的温热的泪


总有些事情
会在漫漫一生里念念不忘着回响


我默默回房间打电话给邬童的爸爸
他拜托我照顾好邬童
我听了事情的经过,
我知道,邬童是真的找不到他妈妈了。


刚才去了客厅,
他们已经回了房间
我看见邬童合着眼睛很安静的睡在床上,
睫长长的眼角还微微红疲倦的睡着。
尹柯也累了就歪歪的睡在他旁边。
也是,换谁找了整天都得累倒下。
邬童的手紧紧抓着尹柯,
生怕在梦里尹柯也跑了。
我很理解邬童的感觉,
感同身受。


我没有忘记给他们的父母打电话。
我和尹柯的妈妈说尹柯今天画的累了絮絮叨叨讲了很多
而邬童的爸爸我只和他说了一句话,
邬童需要尹柯,至少现在需要。




















Mike,很抱歉这么晚才和你讲述我的今天。
今天并不是很好的一天。
尹柯病倒了。
病的很厉害。
半夜邬童就被他身上缭绕烧着的温度烫醒。
尹柯昏昏沉沉的睡着几乎没了什么意识
本来就淡的唇苍白着喉里小声频繁而剧烈的喘息
和被没有处理过就被水浆洗的油画
脆弱的混沌着脑子无力的靠在床头
邬童一下子清醒过来小心翼翼轻轻喊着尹柯的名字
尹柯隐隐知道邬童叫着他
努力挣眼睛却沉重的紧
喉咙里像有火烧着字眼撕扯出血的味道
半天应不出声音
他只能无力的微微动了下头。
只有另一只手还努力的直往邬童的眼睛上探
邬童摸上他的手
尹柯只安慰的轻轻抓抓邬童眼前的头发
邬童抚上尹柯的额头
灼热温度过指尖他浑身也烫起来热的微微的疼着


热的他眼眶都有些红起来


我开车送他们去了医院
医生说尹柯体质本就不是特别优秀
其实不温不火的已经慢慢低烧了很久
现在一下子高烧起来连药效快的西药都压不住
只能吊着水。
不能让尹柯睡,否则会影响到神经。
医生一再讲,
一定要保持尹柯的意识。
邬童沉默的点头


“快去睡吧,你一把年纪再闹就散了。”
“尹柯肯定还得怪我头上。”
邬童已经恢复以往的语气气着我赶我去睡


我看着他抓着尹柯的手点点头也没怼回去
“撑不住的话叫我”


我扶着门走出去
我想我是真的老了


邬童就这样叫了尹柯一夜的名字
尹柯,尹柯。
尹柯。


尹柯模糊着意识
只懂得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抓着邬童的手


邬童一个人零零碎碎的讲起来
从很小很小的自己开始讲
一直讲到很渺远很渺远的未来
不断更新着生长覆盖着过去现在的未来


邬童讲了一整夜的自己
他的童年,亲人,朋友,梦想,
爱的人,爱他的人
他眼里的过去,现在,又或者未来
都有着尹柯的身影


不要睡。
邬童俯身到尹柯耳侧一声声的柔着声音喊
尹柯,不要睡。
拜托阿尹柯,不要睡。
尹柯。


我听着邬童的声音干的缱绻着沙哑破碎
唇齿间不住的是尹柯的名字
尹柯,尹柯。
尹柯。


我在门口听了一夜。
一整夜邬童的尹柯。


Mike,我没有按对你的承诺
好好照顾自己真的很抱歉。
可我担心尹柯,也担心邬童。


Mike,他们会幸福的对吧。


Mike,帮我问问上帝吧。


我知道,你会在天堂。


























Mike,今天尹柯已经退了烧,脑子也很正常。
思路清晰,逻辑明确。
就是大家都困的不行睡的昏天黑地。


我一醒来轻轻推门
看见尹柯醒着很安静的看着睡在旁边的邬童。


他脸上没有一贯的笑,
冷冷的漠然平静才是他真的样子
可是他眼睛里是柔和的,像积了水的云朵
云朵舒展藏着太阳温温热热的温度包裹出的泪
天是很干净明朗的混了咸味的淡蓝色调
在金色阳光下流转柔软的白着的白色的床单
黑夜缠绕着墨色的发在风里微微的动
真正温柔的像初春的草轻轻软软的落在邬童身上的眼睛


Mike,你说,这是爱情吗?














@


Mike,也许真的像你说的,
所有的感情真的都不会消散,
不过是另一种感情慢慢生长覆盖,又或者转移。


尹柯几乎占据了邬童的整个成长
他们俩的性格处世在成长的漫漫时间里打磨着
逐渐有着对方的影子
他们沉默的生长着,
他们覆盖了彼此的眼睛。


他用自己真正的温和包裹住邬童分明的棱角
很危险,可这样的关系,同样也迷人
像妖精的眼睛,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邬童的棱角一点点掩没在尹柯的温柔下
心甘情愿卸下盔甲


而邬童住进尹柯的眼里了


眼里颜色多起来,他的画画的愈发好。
他终于亲眼看到那些色彩鲜活起来。


可是没有人会永远在一起


Mike,你说怎么办。























Mike,邬童还是和他爸爸吵的厉害
赖在我们家里死活不肯走
我只好收留他了
但是我今天还是忍不住怼了他
尹柯也住了下来,还是我和他妈妈通的电话。
Mike,我又撒谎了,
我和尹柯妈妈说是我要带尹柯出门写生
要不是尹柯求我帮他我才不会答应
尹柯是真的挺重视邬童这个小子吧
不然以他那个淡出鸟来的性子
怎么会一言不发的只是恳求我让他出去找邬童
他很沉默的看着我,也很坚定
我也很认真的答应他






















Mike,邬童已经在我们家住了一周了。
而且他越来越粘尹柯
也不是打扰尹柯画画
我也有火没地方发
他就搬条小凳子坐在角落看着尹柯
一副被我蹂躏的可怜巴巴的样子
尹柯开始也不习惯看被人看来看去
但还是纵容着邬童
我就看着尹柯看似很认真的挺着直直的背
眼神不经意从画上直往邬童脸上飘
我是不是应该让他在邬童脸上画画
也许这样他会注意力集中些











摘自,林新老先生的日记


(为什么要加个老字?!!!来自老先生的咆哮)

评论
热度(58)
  1. 黑塔缺氧 转载了此文字
    温柔到我想哭莫名其妙的哭出声哭成一大团我的妈我明天还要出去明明有点欢脱的语气淡淡的温馨我却哭成一大团...

© 黑塔 | Powered by LOFTER